中国留学事业进入新时代

  • A+
摘要

负笈留洋,成为众多莘莘学子的梦想。鉴于留学安全问题频发,美好的梦想常常折戟于严酷的现实。留学,新时代产生新需

负笈留洋,成为众多莘莘学子的梦想。鉴于留学安全问题频发,美好的梦想常常折戟于严酷的现实。留学,新时代产生新需求,新时代也面临新挑战,新时代务必开创新局面。

新时代迎来新挑战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党的十九大报告为我国发展标定新的历史方位。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留学事业也进入新时代。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留学事业实现历史性、格局性的变化。习近平总书记为新时代留学工作确立了“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发挥作用”的十六字方针。2012至2016年,出国留学人员增幅为36.26%,留学回国人员增幅为58.48%,自费留学的比重持续保持在92%左右。我国业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留学人员输出国。未来5年,我国将迎来留学回国与出国留学人数“逆差”的反转,形成留学人员的红利时代。

进入新时代,我国留学事业的主要矛盾从“能留学”转化为“留好学”,但依然面临新挑战。一方面,留学目的国的地域与语种分布过于集中,逾九成选择发达国家,其中近八成(77.91%)为英语国家。另一方面,留学服务行业失序,社会评价欠佳,留学指导不力,维权成本高昂,留学安全预警有待完善,给国内外唯利是图者以可乘之机。

最近,新西兰学历认证局将位于该国奥克兰的新西兰国家学院注销,殃及该校约150名中国留学生,其中40多名面临无学可上和合法居留身份不保。事件的起因虽为商科教学评估落榜,实为利令智昏的办学导向。据涉案留学生陈述,该校存在收费虚高、收据作假、文件伪造等不法现象。

该事件堪称留学事业迎来新挑战的典型案例。一方面,在英、美、加、澳这4个母语为英语的发达国家留学接纳能力日趋饱和的情况下,作为同类国家的新西兰日益获得中国留学人员的青睐。另一方面,该校办学失范,甚而有违法之嫌。中国驻奥克兰总领事馆与新西兰学历认证局虽携手为约110名涉案中国留学生解困,却暴露两者共同建构留学安全预警机制的缺失。

新时代激发新需求

为此,须织牢法治之网,无缝笼罩包括留学中介机构以及以接纳留学生为主的教育机构在内的留学服务行业,使之依法、依规运行。同时,加强并完善留学安全预警机制。譬如,教育部国际合作与交流司2015年与中央电视台合作制作平安留学宣传片《留学之觞》,由此把传统媒体与新媒体尤其近年来兴起的自媒体纳入留学安全预警机制之中。这是在供给侧上发力。而需求决定供给,需求侧上矫正可事半功倍。

在新时代的中国,留学重在品质,而非“颜值”。事发的新西兰国家学院所提供的一年大专课程可直通梅西大学硕士学习。对梅西大学趋之若鹜的中国学子,即便如愿通过新西兰国家学院进入梅西大学,也难掩败絮其内的窘困。

从“墨子”传信到“复兴”提速,从“神威”机称霸到克隆猴出世,从“蛟龙”下海到“天眼”探空,从“嫦娥”奔月到“悟空”环宇……这些国家重器的背后,无不闪耀着留学人员的爱国之情、强国之志、报国之行。我国70%以上的高水平大学校长、80%以上的两院院士、90%以上的长江学者入选者、七成国家重点项目学科带头人,均有留学经历。

进入新时代的中国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宏伟目标,也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加渴求人才。在欧美同学会成立100周年庆祝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勉励留学人员“既读有字之书,也读无字之书,砥砺道德品质,掌握真才实学,练就过硬本领”。唯有如此,留学人员才能在实现中国梦的壮阔奋斗之中“有所突破、有所发展、有所建树”。

新时代开创新局面

当前,高端留学的机遇毕竟有限,就读世界名校更是考验综合实力。矫正留学需求侧,不妨尝试两种模式。

梅贻琦留学模式。有意留学的中国学子往往唯哈佛、牛津是瞻。其实,即便在传统英语留学目的国,优质高等教育资源也俯拾皆是。大学排行不应仅此一份榜单,评判一所大学应多维度。梅贻琦被誉为清华“永远的校长”,他所就读的伍斯特理工学院(WorcesterPolytechnicInstitute)既无“常青藤”的绚丽光环,也难以应验大师大楼之说,却为一所典型的高回报率院校。当然,庚款留学计划为庚款生选择院校与专业明确鲜明导向。此亦足见留学政策导向性的威力。

陈寅恪留学模式。留学,留,只是形式,学,才是实质。然而,以“留”代“学”现象却难以根治。被尊为“教授之教授”的陈寅恪游历哈佛、柏林大学等欧美高校16载,不为文凭但求学问。只因无学历、无著作,初创的清华研究院国学门虽遍求导师,校长曹云祥却欲拒绝校内外名师对陈寅恪的联名举荐。最后,梁启超一语定乾坤:“陈先生寥寥数百字远胜梁某人等身著作。”当然,该模式成功运作要以科学人才观为前提,用人单位须彻底破除大行其道的唯学历论。

百余年的留学史即为“索我理想之中华”的奋斗史。毋庸置疑,这两种留学模式理当适应国家发展大势与党和国家工作大局,只因留学旨在报国,其本身并非目的。让这两种留学模式沿着“一带一路”绽放,在专业的选择上要面向国家急需、薄弱、空白、关键领域,在国别的选择上要面向母语为非通用语种的留学目的国,新西兰国家学院之类“野鸡大学”便无人问津,个人出彩的梦想与民族复兴的梦想方可交相辉映。

(来源:中国教育报)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河南欧美同学会

鱼岛主人北欧设计傲慢与偏见复古全亚麻色织条纹宽松长连衣裙464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